宫宝田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宫宝田刺客列传之荆轲刺秦-君子有斐

2019-04-15 全部文章 11 ℃

宫宝田刺客列传之荆轲刺秦-君子有斐

宫宝田刺客列传之荆轲刺秦
文/苏颜长清
第一章
公元前227年盛夏某日正午,骄阳似火,暴晒。万里晴空,无云。
咸阳城里早晨还是闹市的街道,只因天气暴热而变得人丁稀少,店铺的老板大多躲在阴凉处半卧竹椅,手摇蒲扇。
咸阳宫里金碧辉煌。一阵穿堂风经窗口吹过,似一双妙龄之手一般撩拨了一下秦始皇鬓下的一缕长发。秦王轻吐一口气,仿佛这丝凉意,让他忧心忡忡的心静下了许多。
诺大的咸阳宫里只有秦王嬴政和丞相李斯二人。对,只有他们二人,多一个太监或侍女也没有。
秦王正襟危坐,双目烔烔地对丞相李斯道:叛孽樊於期逃至燕国,贱人太子丹竟然敢收留于他,分明是不把我这个秦王放在眼里,依丞相之见我现在是不是要借机对燕发兵?
丞相李斯慢条斯理道:依卑臣之见,现在不宜对燕发兵。卑臣自幼便敬仰经商之道,现在看事情也习惯用商人的思维去思考,凡事先考虑利弊。
丞相李斯又道:我军虽说勇猛顽强,战无不胜,统一天下也是必然趋势,但我军刚刚战完赵国没有几日,军队中不足之处都已显现,需要加固完善。如若现在攻打燕国绝不是最佳时机。
秦王怒目道:可樊於期不除,必是后患。
李斯道:区区一个叛贼,我们可以另行他法。不如重金悬赏。
秦王:好,张贴布告以黄金千两,食邑万户索取叛贼樊於期的头颅。
第二章
四个月之前。
燕国的御花园春光乍暖,万物复苏。枝头有鸟鹊叫,桥下有春水流。
太子丹倚着桥栏,眺望天际对身边低头看着桥下流水的田光说:老田你年轻时身手矫健,以一抵十,抵百,甚至抵千抵万,但现在你老了,我用力一脚都能把你踹这桥下去。但你沉淀下来的是经验,我相信以你的眼力可以找到一个像你年轻时一样身手矫健,以一抵十,抵百,甚至抵千抵万的刺客,我要杀了嬴政。只有杀了他才能保住这御花园的鸟叫鹊鸣,我们才能像现在这样悠哉地看着这小桥流水。
田光慢慢抬起头,双鬓染霜。
田光看了眼太子丹,诡异的笑了笑,道:有一个人是当今燕国乃至天下最好的刺客,他的十步必杀,可以在十步之内任意取任何人的毛发和卵,当然也包括首级。如果他现在和最辉煌时的我比试一番,最辉煌时的我得叫他师父。
太子丹:他是谁?
田光:荆轲。
第三章
燕国最繁华的夜市街道,灯红酒绿,人声噪杂。
一个不太大的狗肉馆子,生意火爆。三个店小二和一个狗肉厨子手忙脚乱的穿梭往来在后厨房和前厅之间。小店老板狗肉张却闲若无事一般与荆轲,高渐离吃着狗肉,喝着酒,吟着诗,唱着曲,吹着牛屄。
小店桌上换了好几波客人之后,人渐渐少了,街也静了,三人面前的两坛白酒也基本空了。
此刻,狗肉张大醉,高渐离,荆轲中熏。
狗肉张朦胧着醉眼道:阿轲,你的功夫炉火纯青,燕国第一,天下无双,怎么做到的?
荆轲将衣领向下猛的一拉,袒露出半个左肩,左肩上一道半尺长的刀疤。荆轲道:这道疤是我小的时候与人比武留下的,这道疤再长一指切掉心脏,再深半指割断动脉。那个人当时是我们牧野的功夫第一人,打败他后我就是牧野功夫第一人,今天你问我怎么做到的,那我告诉你,挑战别人封的第一,赢了,不死,你就成了第一。
狗肉张趴在桌上没有回应。
荆轲意犹未尽,转头问抱着筑不撒手的高渐离道:普天之下,谁的剑最锋?谁的招最快?
高渐离挑挑眉毛笑道:盖聂的剑最锋,鲁句践的招最快。哈哈。
荆轲一脸不屑道:我那时处世尚浅,换做现在他们根本不值得一提。
高渐离道:就算是你的剑最锋,你的招最快,你武功盖世,你天下第一,可那又能怎么样?你喝的酒都是狗肉张请的,你睡过的女人都是我送的,你除了一身肌肉,你两袖清风。
荆轲:你们对我的好,以后我一定会还的。其实最好的武者并不是能够轻松砍下别人的脑袋,而是能够窥见自己的未来。相信我,总有一天会因为我,你们而骄傲的。
趴在桌上的狗肉张慢慢抬起头往地上干呕了两口道:骄傲个屁,什么时候把你姐姐介绍给我行不行?
第四章
牧野,荆轲破败的小院。
田光:去,荣华富贵,不去,诛连九族。好好想想。
太子丹:好好想想。
荆轲:不用想了,是时候发光了,但求太子答应我,成功了我还是我,失败了和我家人无关,尤其我姐姐。
太子丹:成功了加官进爵,失败了不殃及家人。
荆轲:领命。
太子丹:刺秦是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从今天起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你们一定要守口如瓶,事成之前切记不能被任何外人知道。
说完太子丹转身离开。
田光弓着腰走到荆轲面前,拍拍荆轲肩膀道:刺秦是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从今天起只有你与太子两个人知道,年轻人我看好你。
说完田光抹头自尽。
定了大事之后,荆轲被招入宫中封为上卿。
第五章
燕国,太子丹秘室宫中,一桌好酒好菜。室中两人,太子丹与荆轲。
太子丹:听说你最爱吃狗肉和马肝,你在狗肉张那里吃到过世上最美味的狗肉,今天我没给你准备狗肉,这个马肝你趁热吃吧,是我最喜欢的那匹千里马的肝。吃完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刺杀嬴政。
荆轲夹了块热气腾腾的马肝送入口中咀嚼,叹道:人间美味。
然后荆轲又喝了一大口烈酒道:我需要两样东西才能接近秦王。
太子丹:哪两样东西?
荆轲:督亢地图和樊於期的首级。
太子丹:督亢地图没问题,但樊将军是落难之时投奔于我,你让我怎么能忍心对他不义啊?要不你再想想别的办法?
第六章
距秦始皇颁布悬赏樊於期头颅诏书五个月之后。
燕国,还是那条最繁华的夜市街道,还是灯红酒绿,人声噪杂。不—样的是狗肉张的狗肉馆子比之前大了三倍。生意依旧火爆。
夜已深,狗肉馆子的其他客人,酒足饭饱后或回家搂着老婆睡觉或去妓院搂着窑姐睡觉。只有一桌四人还在推杯换盏。
四人皆醉。
荆轲:狗肉张,我免费吃喝了你好几年,没给过你一分钱,但今天我帮你把狗肉馆扩大了三倍,我们两清了,现在你就去找我姐,以后就是你欠我的了;高渐离,这么晚你要还不回去,你家大波妹就被别人睡了,太子丹给了我很大一笔金子,足够你组建一百个高级乐队,开一百家高级妓院。现在你回去睡觉,明天那些金子就是你的了;樊将军,你留下我有要事与你相谈。
樊於期看着店铺门被店小二从门外反锁以后,对很少像现在一样表情严肃的荆轲说:人都被你打发走了,有啥事你可以说了?
荆轲:秦王悬赏黄金千两,食邑万户来索取你的人头,你怕不怕我提着你的脑袋去领赏?
樊於期:如果真能死在你手上,是我的荣幸,但你不缺这些。
荆轲:你当年兵败赵国武安君李牧,秦军损失惨重,而后你又逃至燕国,并拜为燕国大将军。秦王大怒,诛了你的九族,这个仇你想不想报。
樊於期:做梦都想报,但做梦都想不出怎么报。
荆轲:今天我有办法帮你报仇,但需要两样东西才能得到秦王接见。只有秦王接见,我才有机会施展十步必杀。
樊於期:哪两样东西?
荆轲:一个是督亢地图,太子丹已经交在我的手上,另一个是你的项上人头,太子丹却不愿对你不义。
樊於期仰首而泣道:太子对我恩重如山,此生无以为报。但报不了灭门之仇,我在世上无论怎样,都是苟活,今天壮士如果真能用我的头颅换下嬴政老儿的头颅,我将含笑九泉。
言罢,樊於期自刎而亡。
第七章
公元前227年初冬,这天,北风呼啸,天空中飘着半雨,半雪。雨雪被北风袭卷之后变成米粒大小的冰雹。冰雹击打在易水河边的青石路上,被反弹成无数颗粒,然后在一群送行人的脚下化成黑色的泥水。
太子丹挥手道:壮士珍重。
高渐离含泪击筑,荆轲白衣飘飘,仰天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狗肉张一支胳膊紧紧抱着泣不成声的荆姐,一支手擦试自己面颊的泪痕。
一曲尽,荆轲急鞭催马与随从秦舞阳很快消失在通往咸阳的小路上。
星夜兼程荆轲与秦舞阳很快便到达咸阳城。
秦国的街道比燕国街道宽两倍,街上商贩叫卖声不绝于耳,行人有说有笑,在冬日的阳光里却人人满面春风,处处露着祥和。荆轲心想,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平盛世吧。
秦舞阳:大人,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荆轲:中庶子蒙嘉与我父曾是故交,现在很受秦王恩宠,我们现在将这一车金银珠宝送于他,让他给我们做个引鉴。
第八章
公元前227年,冬,咸阳宫。
秦始皇大设宴席,以九宾之礼欢迎燕国来降使者荆轲。
荆轲手捧装着樊於期人头的精致木盒,秦舞阳手捧督亢地图。督亢地图里暗藏了一把浸了剧毒的匕首。
进了咸阳宫的大门之后,荆轲旁若无人,大步向秦王走去,秦舞阳紧跟其后,但面色苍白表情慌张,战战兢兢,如覆深渊,如履薄冰。众人见秦舞阳的神情都有些诧异,有人开始小声议论。荆轲见状道:北方蛮夷粗野之人,没见过这等大场面,好尴尬呀。
距秦王十米之外,二人被秦侍卫拦下。
荆轲打开木盒,将樊於期的人头展示给众人观看。
秦王见樊於期头颅后大喜,道: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叛贼的下场。
秦王下令道:燕国诚意来降,赦二位使者再上前三步展示督亢地图。
二人向前三步后慢慢打开地图,图毕,现出一把耀眼匕首,满场哗然。
秦王见状欲起身逃走。但荆轲速度之快,已然来不及了。
一道白光直奔秦王眉心,秦王双拳紧握,双唇紧扣,双目紧闭,双眉紧锁。他不知道下一秒即将发生什么,这一次他没有机会像平日里那样选择主动,他只能被动的等待命运的宣判。
当秦王再次睁开眼睛时,荆轲距离他十米开外。
荆轲手握一缕秦王的鬓发,道:我是燕国顶尖刺客,我的绝招是十步必杀,就是在十步之内我可以任意取任何人的毛发和卵包括头颅。
秦王道:但你为什么不杀我?
荆轲道:你知道什么叫顶尖刺客么?顶尖刺客不光是可以随便切别人的脑袋,顶尖刺客还可以窥见自己和别人的未来。
秦王:怎么窥见?
荆轲:就像烟花女不需要抹红,天生的风尘;孔子不需要说话,天生的儒雅。你是天生的帝王,你活着比我活着更有意义。今天你杀了我,天下再也没有十步必杀了,从此也在也没有刺客敢冒然行刺于你了。
秦王:如果我也不想让你死呢?
荆轲:我不死会连累九族。
秦王:清场,夏无且留下。
众人迅速撤离。
秦王:夏无且,你是我从千千万万个名医里筛选出来的名医,本来你是炼仙丹的,但吃了你炼的丹药后,该死的还是会死,所以最后我恐怕也难逃一死,所以你是罪人。今天我想让荆轲活着,但世人认为荆轲死了。这个比炼仙丹容易,我相信你能做到。
第九章
燕国最繁华的街道,狗肉张的狗肉馆子正对面,一具被砍了双手双脚挖了眼珠,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尸体被暴尸街头。很多百姓都过来观看,但没人认的出是谁。
狗肉张和荆姐也过来观看。
仔细看了良久,狗肉张倒吸一口冷气,荆姐战战兢兢的扒下尸体的衣领,右肩上赫然露岀一道半尺来长的刀疤。
八年后……
清明。
狗肉张带着女儿小花来给荆姐和荆轲上坟。
荆姐坟前跪着一个狗肉张熟悉的背影。
狗肉张大喜,喊道:阿轲是你吗?
那人起身向他们走去。
那人摸了摸小花的头,对狗肉张笑笑道:你认错人了,我叫阿庆。
说完,转身离去。
狗肉张望着阿庆的背影渐行渐远,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大声对背影喊到:你的刀疤在左肩对不对?
那人没有回头。
跪在坟头的狗肉张又哭又笑的自言自语:荆姐,阿轲没死,阿轲没死啊。
小花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莫名其妙的父亲问:父亲,阿轲是谁呀?
狗肉张笑着对女儿道:王者,荣耀。

编辑:SYC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