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5年11月09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43

今天转业自主了,挺好的。-一号哨位

哨位作者 | 风满楼 图片来自军报记者
按照政策规定金炜玲,国家只对三类退役军人实行终身供养,即直接在军队退休的,年龄需超过50周岁以上;伤残达到一定残疾等级的,二等甲级以上;自主择业的军队转业干部。
林夕就是这三类中的最后一类。
从军十八年,林夕转业了,没要计划安置,选了自主择业。
1
今天上午,当他对着军旗宣誓完毕,放下右手的那一刻,鼻子一酸,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在他的脸颊滑落,感到有些伤痛。朱青阳
林夕算是幸运的,赶上了单位首次举行退役干部向军旗告别仪式。
往年干部退役都是填完表,自己拖着行李箱走人,没有光荣花,没有鞭炮,甚至没有送行的饺子,唯一称得上应该做的就是在花名册里把名字删除。
林夕当了18年兵,送了14批老兵,每批老兵都是轰轰烈烈,彩旗、横幅、广播,不大闹三天不罢休,老兵们都在声声祝福中挥泪离去,唯独干部走的有点凄凉大道如天。
此刻,他有了一些离别的仪式感。
林夕达到了自主择业的条件,经过和妻子多次商量苏俄再起,在填表时选择了自主择业。
他们知道36岁的年龄在地方已经不再是年轻干部,即使转业后计划分配工作,也不可能担任重要岗位,况且安排到内地每月工资不如现在的退役金高x特工,还不如自己创业,关键是他不想再回到体制内清博舆情。
东部战区空军地导某旅举行2018年度军官退役仪式(摄影 :孙文亮)
2
“此生最高军衔是少校。”林夕心里一直默默地念叨。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脱掉了军装。
从义务兵、学员、中尉、上尉,再到少校,18年过的真快罗泳娴。18年的军龄相当于他生命的一半,前一个18年三分之二在学校待,后一个18年全部在部队拼。
现在回想起来,过去的日子如一张A4纸在部队这个打印机里反复的被打印,又反复被揉捏,被修改。
“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不知喊了几万遍,苦过、累过、笑过、怒过,这就是军旅。
过了今天,他再也不用每天听着军号起床,走着队列去饭堂;不用一晚上两次查铺查哨,检查军容风纪;不用叠被子、打背包,整理内务;不用手机被限李欣汝嫦娥,甚至在休息时还担心领导打电话,命令回来加班;更不用惧怕手底下的兄弟们因犯点错误而牵连到自己被问责。
正如每逢老兵复退时嘴里常念叨的所有“不用”一样空中英豪,这次真的在他身上应验了。
一切都将会平静,平静的让他心里发毛。

陆军第73集团军某旅转业干部退役仪式(谢文剑、杨超、郑毅)
3
虽然选择了自主择业,跨入了国家终身供养体制,但林夕还是心不甘。
这种不甘是来自于对这身军装的眷恋,还有对前途渺茫的担忧。
青涩、清纯、清爽的从学校直接步入军营,没有经过社会的洗刷,没有一点经验,他不知道将来的路怎么走?
俗话说:“部队不养老,视频转换精灵也不养小骆莉娜。”
林夕按年龄来说在部队不算老,至少他比团长、政委年龄小,还能干活,更不算小,95后的弟兄们一抓一大把,况且18年的军龄让在部队干起工作来轻车熟路。
可是,林夕还是选择脱掉了军装。
自从去年部队改革精编后荆棘花,单位撤销,营长的位置没有了,被编余了,逛逛悠悠半年过去了,编余干部消化吸收的路子始终没有眉目。
与其组织赶还不如自己提出来。林夕大大方方的打了转业报告。
转业报告上交的那天领导很惋惜,转业批复下来的那天领导更惋惜。
没办法,还是走吧!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保证在部队待一辈子,早走晚走都一样。
第83集团军某旅转业干部向军旗告别仪式(贾方文、骆金峰)
4
好多人都羡慕林夕,能够选择自主择业,以后不愁失业,不愁吃喝,按月领取退役金。
但不知道人生最美好的18年全部奉献给了部队,这18年里林夕吸的氧气比内地同龄人少,吹的风比内地同龄人多,忍受的寂寞比内地同龄人多,休息的时间比内地同龄人少……
都羡慕边疆军人以后的待遇,其实不知道他们之前是在用青春透支着生命黄宗羲定律。
“苦是苦点,累是累点,其实,当兵真的不亏养鬼吃人。”林夕一直这么认为。
林夕的岳父教了一辈子书,到头来退休了,每个月的退休金才近三千,自己当了18年兵,又处于年轻力壮的黄金期,退役金竟然是他的3倍,国家给了这么大的优惠,真的感谢部队。
以后的路怎么走,林夕还没想好,这份对部队的留恋让他没有时间去想,或许他会在驻地开网约车,或许再去找一个企业上班,或许自己跟朋友创个业,总之没有闲情雅致去养花、喝茶、钓鱼。

陆军第73集团军某旅转业干部退役仪式(谢文剑、杨超、郑毅)
5
退役仪式结束后,林夕穿着作训服向大门口走去,媳妇已做了一桌子好菜,在家等他……
就这样吧,挺好的。
再见,部队;你好,明天。


一号哨位,为你站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