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7年08月18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51

今天,全市的作家齐聚藤县,竟然是……-藤县网络电视

今天
全市的部分作家齐聚藤县
参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文学专题讲座
跟着图文一起去现场感受一下吧

讲座现场
“梧州市作家协会主席盘妙彬在介绍自己博客时这样说,2006年,被他人‘引诱’开了一个博客,取名“心在云端”,下注“旅行,写作,全是我”, 把自己交给一朵白云,身心系在天际,游历名山大川。”
“机器人小冰创作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创造的诗集,偶尔会有几句令人惊艳的句子,‘树影压在秋天的报纸上’,‘中间隔着一片梦幻的海洋’,‘我凝视着一池湖水的天空。’ ”
……
一个个结合实际的例子,一个个走在文学知识前沿的分享,让这次的文学专题讲座别样而有趣。

讲座现场(欧伟文供图)
今天上午,在县教育局会议室里,由梧州市作家协会和藤县文联联合举办的“新时代新发展文学创作专题讲座”精彩开讲,《广西文学》杂志社社长、主编覃瑞强,副主编冯艳冰,编辑李彬彬从小说、诗歌、散文创作方面内容分别作了精彩讲课和经验分享。

《广西文学》杂志社社长、主编覃瑞强在讲课(欧伟文图)

《广西文学》副主编冯艳冰在讲课(欧伟文图)

《广西文学》编辑李彬彬在讲课分享(欧伟文图)
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广西作协会员蒙土金,梧州市、岑溪、蒙山等地作协会员和我县作协会员及文学爱好者参加了本次讲座。

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广西作协会员蒙土金(右一)参加讲座

作家们认真听课(霍茂林供图)

作家们认真做笔记(欧伟文供图)

作家们认真听课(霍茂林供图)

作家认真做笔记(欧伟文供图)

学员认真听课(欧伟文供图)
参加讲座学员一边听,一边笔记。
讲座精彩内容分享
小说创作要有精深的思想,作品体现新思想、深内涵、新角度,同时结合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作品有完整、精彩的故事呈现,人物语言刻画要鲜、活,让观众感受到眼前一亮的细节描写。同时,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也反映着生活,每个作品都应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斧子演示,凸显个人特色,平时工作生活中训练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高度概括生活的能力。
诗歌创作上要有独特的表达、独特的视角,善于运用叙事性写作的方式吉安爱房网。内容上注意地域文化特色,注重传统文化的挖掘,具有浓烈的文化承载能力,让诗歌作品成为人类神秘的精神表达。
小说要将人间众生百态、民间文化用文学创作形式展现出来。尝试寓言与小说的一个结合,荒诞性的、出人意料的结尾也是作品的精彩之处。同时通过阅读文学理论、阅读文学史、阅读经典,不断提高作品质量,激发创作灵感。

《广西文学》是广西文联主办的综合性文学月刊,创刊于1951年6月。在60多年的历程中,《广西文学》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推出了一批批优秀作品,扶持和培养了众多老中青三代各民族作家、作者,其中不少经《广西文学》而走向全国文坛,不少作品曾先后被《中国文学》《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散文选刊》《读者》《诗选刊》等国内权威刊物所转载,有的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向国外介绍,有的分别获省部级和全国性各种奖项。
藤县本土作家也有很多文学作品,如蒙土金的《如诗似梦说中和》、《走进埌南——重逢在记忆里的相遇》,袁丹的《等待的海》、曾春凤《半入松风 半入禅》等作品先后在《广西文学》发表。
《广西文学》里的“藤县特色”部分作呕
部分作品赏析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走进埌南——重逢在记忆里的相遇
文/蒙土金
埌,当地话为“山脚下的坡地”的意思,因此埌南过去又叫地坡,这注定了埌南的一方水土必然是山水相依而又幽篁清远的,这种意境使埌南沉浸着一种激越的诗情和恬静的画意,它们在岁月里相得益彰,历久弥新。
01
水声清色白石河
在我的记忆中,白石河是一条水声清色、嘉木森森的河流。
白石河是浔江的第三大支流,发源于埌南镇屋勤村交刀界,从埌南的交刀流经礼贤、屋勤、屋蒙、江莲、共和、古弄、仁者、昙任、双底、新也、凤凰、再到塘步的律村、大地、立新、岳底、汗池、佛子坡,然后在南安村的上江口注入浔江,全长69.95公里,流域面积335.2平方公里。白石河还有着众多的支流,如石子河、黎寨河、大寮河、界田河、白土河、大湴河、莫埌河、洲冲河、古祀河等等,这些纵横交错的河流形成了埌南的血脉,营养着埌南丰腴的土地,使之成为藤县产粮最多的农业大镇和名符其实的稻米之乡。
走进埌南,我首先是沿着白石河开始的。
那是一九七九年的九月份,刚刚年满15周岁的我考取了一所叫做“埌南中学”的高中,我要沿着蜿蜒曲折的白石河畔从塘步镇一个叫神田的村子走进埌南去,开始为期2年的高中生涯。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白石河水是清澈而欢快的,水流不急也不缓,在拐弯的地方还时不时会窜起一朵朵的浪花儿。白石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岸茂密的修竹,以及一些土名叫“四经木”、“水壳木”的野生灌木,偶尔还可见到一、二只叫“水鸭”的野鸭子从灌木丛中飞出,把我的心情也激动得如同野鸭子的翅膀一样“扑愣、扑愣”的。
沿着白石河走进埌南,水车是别具一格的风景。这种由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发明的灌溉工具,最早出现在东汉时期,是中国农业文明和水利研究的重要见证。水车又叫天车,高10米左右,由一根长5米、口径0.5米左右的车轴支撑着24根木辐条,呈放射状向四周展开人道纪元,每根辐条的顶端都带着一个刮板和水斗,刮板用来刮水,水斗则用来装水,河水冲来,借着水势运动的惯性条辐缓缓转动,一个个水斗装满了水逐级提升上去,到了顶端水斗又自然倾斜,将水注入渡槽中顺着水渠流去灌溉农田崔志广。有水车的地方河面一般都比较宽阔,而且要用木桩在河里拦起一条用稻草或蕨草围起来的坝子,让河水向水车的一侧流去。在走进埌南的途中,时不时在白石河里便可见到这种水车。据说水车的原理最初是由子贡发明的,在《庄子.外篇.天地篇》中记载说子贡在南游途中路过汉阴时,看到一老翁辛苦地抱瓮灌溉,既辛苦又事倍工半,于是告诉老翁一种省力的工具叫做“槔”,它的制作方法是“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掣水若抽,数如沃汤”,这便是水车的雏形。白石河里的水车鸣转,吱吱欸乃,随着溅起的朵朵浪花,愉悦着我们的心情,驱走了饥渴,仿佛让我们看到前路已不远,正如宋代诗人卫泾在诗中描述的“雨断风回忽报晴,山颠初日挂铜钲。云烟藏迹千峰翠,草木增华两眼明。桑野枝空蚕杼歇,溪泉溜急水车鸣。鸟啼花笑浑如喜,此去山斋只一程。”一样,给了我们一程又一程前行的动力。
白石河也是一条旖旎多情的河,它一路婀娜而来,到了埌南双底村这个地方便遗下了一片叫“双底石子滩”的滩涂,河里的石块由于长年累月的冲积聚集成滩,色彩斑斓,珠圆玉润,河岸的黄花绿叶倒映水中,映衬着白石河在双底段的独特风情,让路过的行人久久不愿离去。而当白石河流到了一个叫凤凰的村子时,村子倚靠着的山峰恰似一只腾空飞翔的凤凰,它对着白石河恋恋的神情,不知是凤求凰还是凰求凤,而白石河也好像是要与凤凰作伴一样,特意缠绕着村子形成一个大大的圆弧,落下了一个多情的凤凰湾之后,才一顾三盼地不舍而去。据当地人说,在这凤凰湾中有着一母九子十只凤凰,还真的值得每一位走进埌南的人细细的去追寻呢。
白石河的一级支流叫石子河,它发源于尖峰顶靠同心镇的一侧,从古笔村汇入白石水库后经过新光村的金斗、沙黄至洲村在新也汇入白石河。白石水库是白石河上游的一座以灌溉为主,兼有防洪、发电、供水等综合利用功能的水利工程,集雨面积为54.7平方公里,总库容为1705万立方米,正常蓄水位83.5米世萌官网,洪峰流量为每秒756立方米,洪水总量为2070万立方米。白石水库湖面宽阔,清澈凝碧,两岸森林密布,翠绿清幽,水库中有一个小岛突屹其中,仿如仙界秀子端坐在水面上,宁静而安祥。白石水库是一处十分难得的僻静处所,漫步在岸边的山径上,于水静风清之中人世间的烦躁杂念倾刻间便会消散得无影无踪,人的意境也如同进入了庄周梦蝶一般。
沿着白石河走进埌南,我用了整整二年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见证了白石河的春秋冬夏,也见证了白石河水的荣辱丰竭,收获了同学的情谊,更深深地记住了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师恩如海。
02
漫漫黄沙说沙黄
沙黄村是埌南镇的一个自然村,距镇政府驻地约5公里,全村共435户1954人。
我第一次走进沙黄,还是在埌南中学读书时与一个叫文安的同学踩着自行车去的,准确地说是经过并在那里歇息和到文安的一个亲戚家去讨粥吃。那时候踩的大约是凤凰牌或永久牌之类的自行车,而且大都是由文安同学踩我在后面坐,这主要是由于我的踩车技术不过硬,还有就是身体比较单薄。依稀记得当时还有一个同班的女同学是沙黄村的,只是毕业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了。
再次走进沙黄是随着新光村的支书甘营全去的,甘营全是一名退伍军人,曾参加过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工作,写有《唐山大地震——铭刻心中的记忆谨以此文悼念唐山大地震的死难者并记念参加抗震救灾的战友》,记录了30多年前那场大地震中惊心动魄的救援时刻。再次走进沙黄,重新唤起了我对沙黄的点滴记忆,一草一木仍倍感温馨。
沙黄村庄秀美,历史悠久,有着许多神奇美丽的故事传说。
就在沙黄村入口牌坊正对着的地方有一座山叫皇殿山,这山得名的由来源于一个在藤县、苍梧、岑溪等地流传已久的传说。说的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头发胡子花白、精神矍铄的老先生在经过沙黄村时正好天黑了下来位面军火商,一户农家见状便热情地收留了他,并十分周到地安排好食宿,使这位老先生十分感动,便主动提出要给这户农家点一架“山”(当地称安葬祖先骸骨的坟墓为山)。点完“山”后,又开了一个“吊功”的日课,并特别叮嘱这户人家要等到有四种奇异的征兆出现时方可下葬。这四种征兆分别是:一、人头戴铁帽,二、马骑人,三、鲤鱼打鼓,四、鳖上树。这户人家一听,感觉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老先生说你不用耽心只管去做就是了,并且一定要等到这四个征兆全部出现才能下葬,下葬后第二天就要在坟墓上淋水,一直淋到第七天后便会有一支笋冒出来,再继续淋上七七四十九天,然后再把这支粗壮的笋折断朝着北方奋力扔去就可以了。这户人家将信将疑地按照老先生的吩咐去做,果然在下葬的那天天快亮的时候,天昏地暗、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到了中午时分一些从圩中赶集的人陆续回来了,只见一个买了口大铁锅的人来到河边的时候卷起裤脚,把铁锅举上头顶淌过河去,第一种征兆灵验了;又过了二个时辰,又一批赶集的人回来了,其中有一个人从集上买了一个小马驹aleyna,在过河的时候他把马托着在肩膀上走过去,第二个征兆又灵验了;再过了二个时辰,不知是从那里来的一帮“八音”的吹奏者也经过这条河,一个吹鼓手把鼓绑在腰中间,过河的时候正好一条鲤鱼跳起碰到了鼓,第三个征兆也灵验了;这样一直到了傍晚,这时有两个专门从事捞鱼捉鳖的人刚好回来了,他们到了这里想坐下来休息一会,便把捉到的鳖用绳子扎住挂到一棵树上,就这样四个征兆一一灵验了段先念。于是这户人家马上落葬,但在淋水的时候淋着淋着记不得是第几天了,结果在还未到四十九天的时候便把笋拨了起来朝着北方扔去,这一扔不打紧正好扔到了当朝皇帝的洗脸盆上,皇帝急忙召来国师询问是怎么回事,国师掐指一算说是在广西梧州府一个叫沙黄的地方有一座皇殿山上有帝皇之气,于是便派人斩断龙脉,在山腰处挖了一个大坑,两边各插下一支铜笔,破了皇殿顶的风水,从此再也不能出皇出帝了李尚尚。
虽然这是一个故事传说,但皇殿山山腰中的大坑现在还清晰可辨,这个传说体现了中国民间历史上对皇权的崇拜,同时也说明了在沙黄村有着人类活动的悠久历史。
无独有偶,在沙黄村还有着一个叫“圣石”的传说。说的是盘古开天地的时候,有感于沙黄这个地方的天地灵气,于是特地再遗下一块巨石来让它与沙黄世代相伴,这块巨石便是“圣石”。现在这块巨石就安静地卧在沙黄村尾一个山嘴上,它突屹于地面,高15米、宽9米,威严肃穆,蔚为壮观。
再次走进沙黄,我们更惊诧于在一个叫地莲塝的地方有一处保存十分完好的古遗址。这处古遗址表露出来的是一个地下通道,通道由古砖砌就,这些古砖呈红色,长15公分、宽5公分,每块砖的侧面都有着十分细腻的美丽纹饰。这个通道建于何时?究竟是一个古代的城堡抑或是古代驿站没落黄沙?我们均不得而知。但据村中老人们说,当年在无意中发现这处古遗址时曾进行了试掘,挖出的很多砖块现在还堆在洞口,同时还发现了一个陶罐,陶罐里有一个黑色状的坚硬如舍利的珠子,只可惜这个陶罐当时被人打烂连同珠子一起丢弃了。从挖掘出来砖的花纹来看,它与贺州“临贺古城”城墙砖的制作方式十分相似,而“临贺古城”建于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是广西著名的“四大古城”中唯一保存十分完好的一座城池,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临贺古城”的有关记载,城墙始建于东汉中晚期,初为长方形夯土墙,四周为板筑夯土墙,五代时先属后楚、后属南汉,南汉时期在城墙的内墙包砌红色花纹砖。
地莲塝,是否就是一朵隐藏于地下的莲花,它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又隐藏着多少人类文明的瑰宝?看来唯有通过考古专家的考古挖掘去考证了。但这些世代相传的美丽传说和古遗址的发现,不正也说明了这个叫沙黄的地方很早便有了人类的活动,是一块深受古老文明滋润的湿地么。
03
岁月留香存墨砚
走进埌南是不能不走进界垌的,因为在这个上界之垌中遗留有一个神仙的宝物,在界垌的历史里岁月留香。
这个宝物就是世间少有的墨砚石。墨砚石长在界垌村背靠着的后主大山一处沉龙过脉的地方,四周一片平缓,唯于此突屹之中长出一块如铁似石的圆石,在圆石的正中间有着一个圆圆的洞,无论春夏秋冬,又无论天气多么干旱,洞里的水始终是满满的、清凉的,甚为神奇。据传,墨砚石傍还有一座亭子,只是随着岁月的久远不知在那朝那代湮没了。到了2003年,由梧州市文联牵头召集有识之士集资恢复了这座亭子,并取名为“墨砚亭”,亭名由著名书法家、广西壮族自治区顾问委员会原主任黄云先生所题。
关于墨砚石还有着一个凄美的传说。说的是在远古的时候,在藤州十都(现埌南镇)有一个穷苦的书生与母亲相依为命,这个书生十分俊秀聪颖,但就是不愿外出赶考功名,因为他担心母亲会因此更加劳碌辛苦。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在老母亲的一再逼迫下,他只好收拾行李拜别母亲去赶考了,并且榜上有名高中进土,可是当他衣锦还乡的时候,他的母亲却因为劳碌艰辛等不到儿子回来便离开了人世,书生悲痛欲绝,在山坡的这个大石傍盖了一座亭子纪念他母亲的恩德。亭子建好后,第二天大石上便多了个口子,源源不断地有水从大石的口子中流出来,有人说那是书生思念母亲流下的不竭泪水,也有人说是书生要把他所有的聪明才智都化作了泉水,世代地滋养十都的后人都能发奋努力、聪明伶俐。
果然,在埌南的历史上就不乏俊杰贤良,到了清光绪年间,藤县十都的陈功、陈德全祖孙三代均为称雄梧州五属的“学霸”才子,一时被传为佳话。
陈德全的爷爷陈功是当时闻名苍藤两县的举人,他的父亲则是方圆数十里人人尊敬的教书先生,年少时的陈德全更是聪颖过人,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有一年冬天,十二、三岁的陈德全随母亲去舅舅家探亲,见到舅舅家的书柜里有很多书便随便拿了一本在火炉边看了起来,火炉里的木炭快烧完了,他便把看着的书看完一页撕下一页扔到火炉里。等到舅舅回来的时候一大本书已烧得所剩无几,气得舅舅抡起手掌劈头盖脸就要打下去,只见陈德全双手护着脑袋,仰面望着舅舅争辨着“你那本书都这么旧了,我重新写一本新的还给你不行吗?”还未等舅舅答应,陈德全已飞快地从书柜里拿出文房四宝,不一会功夫便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把那本书重新默写了出来。到了参加县试的时候,由于初次出远门加上一路贪玩,以至延误了时间,到达考场时已关上了大门。陈德全急中生智,他一边双手猛捶大门,一边高声喊道;“你们有没有搞错呀,考第一名的还没有进去就关了大门啊!”主考官听罢心里不由得冷笑起来:“这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狂妄?”于是开口问道:“你是何方人士?姓什名谁?欲要考试,先过口试琴歌指弹!”陈德全闻言,马上双手合掌于胸,十分虔诚地答道:“十都陈德全是也,敬请主考官大人赐题”。主考官随即吟出一副长联对首:“田种桑桑养蚕蚕作茧茧抽丝织出绫罗一匹匹。”陈德全略加沉吟,随口答道:“山生草草养羊羊生毛毛作笔写出文章第一一。”主考官一听感到此人不但才思敏捷,而且对仗工整,不禁喜上心头,遂破格让陈德全进入试场应考,而陈德全也不负厚望,果真考取了县试的第一名的好成绩。
同样是因为这个墨砚石的缘故,曾经饰演过杨过的香港歌影视三栖明星古天乐在2009年的某一天也走进了埌南,并专程来到界垌拜谒了墨砚仙石,他深深地为传说中书生的贤孝所感动,捐资15万港元为埌南的双底小学新建了一座两层4间教室的新教学楼。从2009年开始到2013年古天乐先生在全国各地捐建了61所(处)学校或校舍,其中藤县的便有埌南和岭景的两处美版咒怨。
我想,墨砚石水满而不溢、遇干旱而不枯,这种奇特的现象是否喻示着十都埌南这方山脚下的坡地所蕴藏的特有品质?这种品质自然而然流露的光芒,留香岁月、温暖人心。
04
黎寨瀑布蝴蝶飞
虽然曾多次走进黎寨,但每一次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第一次走进黎寨,是缘于十七年前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我们到学校去拜会了当年的老师之后,埌南的同学热情地邀请大家到黎寨一个叫蝴蝶谷的地方走一走,去领略那谷中彩蝶纷飞的绝妙景致。那是我第一次感受黎寨的安静与清幽,而更令我意想不到的,一位与我从高中到中专连续四年的同学竟然就是黎寨人,让我一下子便读懂了“山水养人”的特有含意。当然,多次的走进黎寨也与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年这位叫桂海的作家在这里当了四年的第一书记,我们跟随着作家书记的脚步也踏遍了黎寨的山山水水,至今仍忘不了桂海书记在黎寨村里带领人们种佛手、种草蔻、养香猪的忙碌身影,至今仍忘不了大型爱心节目《第一书记》里那个13岁的小女孩罗金英的笑脸。一次次的走进黎寨,一次次体现在惊喜之余的惊喜,总让我们难以忘怀,忘不了那份远离喧嚣的宁静和曲径通幽,忘不了这里遍布着的原始植被,忘不了藤蔓密布中的奇珍异卉,忘不了一“爽”又一“爽”的九曲飞瀑和蝴蝶翻飞。
黎寨村的人口并不多,仅2600余人,但却有着249万亩的山林,这绿色的天然氧吧无疑是大自然对埌南的一种恩赐,据说负离子的含量竟达到了每立方米12.5亿个呢。在黎寨村里一些地名也很特别,如观塘、冲表、山心、对黎、寨贝、公腩、那蓬、坡平等等,这些地名明显地带着骆越文化与壮文化的印记,或许在远古的时候这里就曾经是骆越先民们的聚居之地呢。
尖峰顶是黎寨村的一个地理性的标志,这座巍峨的大山高785米,处在藤县埌南镇的黎寨村与苍梧县新地镇、岑溪市安平镇以及本县的同心镇的交界处,从外表看尖峰顶仿佛就是一座倒挂着的香炉挂在暮色苍茫的群山之中。“日照香炉生紫烟”,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在这里形成了“冬短夏长、秋夏相连、气候温暖、雨量充沛以及光、温、水同期”的气候特点,天然地使黎寨成为了是发展观光旅游和现代农业的一个绝妙去处。因此,一个叫“蝴蝶谷漂流风景区”的观光旅游景点便浑然天成地座落在了黎寨村里。“蝴蝶谷漂流风景区”距梧州市区48公里,拥有桂东南地区最大的天然瀑布群,漂流水程4公里,落差230多米。除了爽心瀑布群以外,景区还开设有特色农家宴、木屋住宿、深谷冲浪运动、顶湖垂钓、烧烤场、森林探险等等原生态的绿色观光项目,令人流连忘返。蝴蝶谷,顾名思义是因蝴蝶而得名的。蝴蝶是鳞翅目动物的总称,身上有着许多条纹,翅膀和身体还有着大量的花斑。蝴蝶的品种很多,全世界目前大约有14000多种,生长于我国的有1600多种舍我妻谁。蝴蝶谷里的蝴蝶有花粉蝶、栀子灰蝶、蓝凤蝶等10多种,每当清早和傍晚,蝴蝶谷里便会有一群群的蝴蝶翩翩起舞,它们在花丛中追逐,在水波上飞舞,色彩斑斓,令我们目不暇接。这时,一曲小提琴的《梁祝》在耳畔袅袅响起,如烟如梦,如泣如诉,仿佛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千古爱情故事也在眼前一般。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蝴蝶梦中家万里,杜鹃枝上月三更。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唯满镜生。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蝴蝶谷的蝴蝶就是如此的幻美,它不但停留在庄周的梦里西澳岛,更在这谷中僻静清幽的景致里。
蝴蝶谷的水和白石河的水也是一脉相承的,它飘逸在悄无声息之中,去留有意,宠辱不惊,形成了在当地称之为“爽”的一簇又一簇的瀑布群,竟有12处之多,这12“爽”的瀑布有的小巧玲珑,有的气势恢弘,有的吴侬细语,有的瀑声如雷。蝴蝶谷,总是这样的曲水流觞,自然纯净,于盈盈曲水与绿绿繁花之中给人以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感受,惬意而脱俗。
埌南是需要走进去的,因为埌南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那么,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埌南!
蒙土金作品《走进埌南》发表在《广西文学》2017年第11期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等待的海
文/袁丹
我有一所建在海边的别墅,那一年夏季刚刚失恋的我到海边散心就住在那里。傍晚的时候我光着脚丫走在沙滩上,我发现一个牵着一匹老马的老妇人向我迎面走来。老妇人的如雕刻过的蜡象一般。当她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很惊讶地发现她居然在对我微笑,那微笑仿佛沙漠里的仙人掌一般给人以希望。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我的海边邻居莎洛斯夫人。
她清晨首先会给她的老马梳洗一番,然后往它的槽内添足草料。中午时分我会远远地看到她抱着一捆柴火归来的身影。她每天下午都会骑着老马到十公里外的邮局收信。我远在玛雅的双亲航空寄来的肉类、水果、蔬菜包裹常常是叫她帮我代领回来的。由于我不善厨事,索性请莎洛斯夫人帮我代劳。她接过包裹的时候异常兴奋,看了看这些东西的分量后告诉我哪些菜用来奄酸可以吃两个星期以上,哪些菜储放时间不宜过久,必须先吃掉。当天晚上,她热情地邀请我到她家与她一起用膳,一碗碎肉浓汤下肚,我好象谗嘴的孩子一样舔着碗沿,莎洛斯夫人笑得裂开了嘴再为我添了一碗百姓通谱网。
海边的昼夜温差很大,莎洛斯夫人利用她白天捡回来的柴火点燃了壁炉,使得她整座房子异常缓和明亮。借着火光,她拿出一大堆信叫我帮她念,她说这些信大部分是她在外环游世界的丈夫寄给她的,她的丈夫已经离开家十一年之久,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她写一封信,介绍他在当地的所见所闻。而我看到信中寥寥几笔的文字,犹豫了很久,最后为她编造了一个与她心中所想一样的故事。还告诉她,她的丈夫也很想念她,不久就会回来了。壁炉映照着莎洛斯夫人的脸,显得格外红润。后来她还叫我帮她写了一封要寄给她丈夫的信,信写好后她紧紧的揣在怀里。
我问莎洛斯夫人:“莎洛斯先生离开你多年,是什么支撑着你孤独的在还边生活了那么多年?”莎洛斯夫人在她胸前比划出一个心形,然后微笑着说:“孩子,他住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一个人住在海边等待着她的男人整整十一年都没有失去信心,相比之下我因失恋所带来的那一点点痛楚真的不算什么,我没有了沮丧的理由。听着屋外海浪翻滚声,我很平静地进入了梦乡。
夏季是很短暂的,我就要结束假期,离开海边的别墅,离开可爱的莎洛斯夫人。莎洛斯夫人牵着老马送行,让我骑在马背上。分手时她祝愿我的未来会有一个灿烂的前程,可以寻找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她还叫我把信带上,因为我认识的人多,希望有一天能够填上地址把信寄出去。
我很快回到了工作岗位并且投入了工作。由于工作的需要,报社派我到监狱里采访一位犯人。进过牢房时我看见一个老男人在写信,他停笔抬头看我时,我很惊讶!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二位面如蜡像般的人。我凑过去问了一句:“你认识一个住在海边名叫莎洛斯的老妇人吗?”老男人那漠然的眼睛顿时湿润,告诉我他就是莎洛斯。我从背囊里掏出莎洛斯妇人写给他的信。我无法相信自己竟是这样与莎洛斯先生相遇了。莎洛斯先生看完信,抓着我的手,希望我给他一台无绳电话。他用粗老的手指拨通了电话……他响在我耳边的颤抖的声音,仿佛我曾经听过的那潮起潮落的海浪声。
袁丹作品《等待的海》发表在《广西文学》
(向上滑动查看内容)
半入松风,半入禅
文/曾春凤
“勿忘我”!多么深情的名字,放在唇齿间,一个一个字的咀嚼,竟生出微微的疼惜。深紫色的花瓣,干皱成小朵小朵的凝香,是珠露风月的魂魄权杖 梦溪石,是前尘过往结成的一枚枚心事。提壶,水落,烟起,舒展,薄如蝉羽的花瓣瞬间花容失色,浪漫的紫花瓣居然洇染出一缕缕的淡黄,芳华落幕,春光殆尽,徒留片片残香飘浮水面。
叶水相逢,是一场煎熬 ?还是彼此的成全?或者,就让叶水隔杯相望,咫尺或天涯,远近各相安."花自飘零,水自流",各自循着各自的生命轨迹,老死不相来往吧!这样,茶叶与水的心中就没有遗憾吗?与其"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惦念,抑或"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守望,还不如任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茶叶,若没有水的冲泡,腹中纵然芳华绝代,也难吐尽平生一缕香;水,也需茶叶的活色方可生香。人生的因缘际遇大概亦如此,相逢,便是天意,莫问是缘是劫,倾心相惜,以心暖情,感恩遇见,以叶水交融的姿态,温润着,呵护着孤独寂寞的生命。
壶里乾坤大,杯中岁月长。握一盏琉璃花语,一股暖流顺着掌心的脉络缓缓流淌,虽不曾喝,却也润了眸,暖了心。看烟雾袅袅娜娜,似是花茶舒展弱如游丝的气息,又如纷纭世事的婆娑,邢雅晨剪不断,理还乱,但终究是飘飘渺渺,经不起一剪清风轻拂而散,了无痕迹。唯独,杯中的香茗更清雅更澄净,也更馨香。若把一颗古朴的心,连同山河岁月,浮华三千,一同抛掷在内,细品,慢咽,回味,把汹涌不安的流年,喝到静水无波,把沸腾喧嚣的世象,喝到凛冽清静,这未尝不是一种禅定的修行。
“茶”字,拆开来,便是“人在草木间”。闹市的喧哗大唐营养师,生活节奏的紧张,难免让人神经绷紧,心浮气躁。若从一盏暖香的氤氲气雾,碧叶跌宕的伸展自如中,走进大自然的明山秀水,聆听“鸟鸣山更幽,泉咽水更清”的天籁,抑或松涛阵阵的耳畔风吟,又或者,赏一帘“雨后山色混如睡”的朦胧意境,心与意,已返璞归真,一如茶水洗涤过的灵魂,干净、纯粹。
“独饮得茶神,两三人得茶趣,七八人乃施茶耳”,独品香茗,是灵魂与其推心置腹的交流,能悟得茶的神韵。品茶如品生活,暖或凉,浓或淡,甘或涩,悲或喜,全在你的舌根末梢荡漾开来,点点滴滴漫过心田,直至触摸到最真实的自己。两三人喝空手道凯南,倒也妙趣横生,喝出知己间浓淡相宜的情意,喝出一份暖暖的人间烟火。若是七八个人群喝,那就和施舍茶水无异了,不过是为了解渴而喝,这茶,便也索然无味。
月,喜半弯,花,赏半开,浮云世象,盛极必衰,因此学会悬空留白,淡淡的一笔,留给多情的人一个想象的余地,留给自己一个完美和丰盈的空间,情,更不必艳妆浓抹,倾尽所有的妖娆。浅浅的疏离,淡淡的想念,如潺潺的清泉漂着几朵野花般,细水长流,隽永绵长新竹园中学。茶,爱品半杯,因“谦受益,满招损”,适当的空缺,留给茶叶的灵魂诗意栖居。在属于自己的清浅小时光中,闲书一卷,“禅茶一味”常玩味于掌中天神小学,时有福至心灵的顿悟,哪怕是“一半儿琉璃,一半儿瓦”的半透明半灰暗,亦不失为闲情逸趣额外的收获。
喝茶可分为三重境界。其一是“提起,放下”,年少气盛时期,一副满不在乎的洒脱,纵然一肩挑日月,两手揽乾坤的担当,抑或“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说过或干过了,大可随意的一扔,如鸟儿飞过天空不留一丝痕迹。那么,所有的前尘过往是否都可以简约成喝茶的过程?渴了,提起;喝了,放下,一切回归到云淡风轻。“沉淀,清明”此其二,意蕴内敛的茶叶,与残酷的外界——沸水的接触,开始时起起落落,如一颗忐忑不安的人心,几经风浪几经彷徨,最后立稳脚跟沉在杯底,这茶也越发清澈淡定,中年的心境便如此。最后一种境界是“人走,茶凉”,曾经的辉煌,过往的千般滋味,犹如滚滚长江东逝水,终是覆水难收。人,从晨曦窗白的青葱少年,走到日落黄昏的迟暮,是多么的不易啊!苦过甜过景开中学,哭过笑过彼得阿兹,末了,什么都是浮云,就连手中的一杯茶也带不走。
今夜,且让我在一杯“勿忘我”的云涯水畔里,记起我的前尘旧梦,刻录这瞬间的滋味,任一盏香茗,半入松风,半入禅。

曾春凤作品《半入松风 半入禅》发表在《广西文学》
记者:陈柄
图文整理:江庆欢、周毅平
总编:吴春凤
欢迎关注:藤县网络电视(TXWLDS)微信公众号
热线电话:0774-7282082 18977431000

0771—12340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统计局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在进行全县群众安全感满意度调查,所使用的电话。每年的3/6/9/12月前后随机抽查辖区300名居民群众。如果您有幸接到0771-12340的电话,请不要担心是诈骗或推销电话而挂断,接到调查电话后,请沉着、冷静回答每一个问题,您的回答对藤县的形象很重要哦!


藤县网络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