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5年12月06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05

今天,我想聊一聊“家暴”-不如吸猫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和扶苏聊起过去不好的回忆,我终于承认了、用到了"家暴"这个词语。
在了解女权、关注女权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看到这两个字,一直用一种旁观者的姿态看着别人的故事山村贵妇,曾经想过要做些什么去帮助受害者,但是我觉得我能做到的就是帮助那些"儿时的我":性少数、女孩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对自己的过去有一个认真的审视,更没有想过我会把这个、让我觉得很可怕的词语用在我身上。
首先想起来的是那一天——
一个孩子坐在地上低语者 ,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看着高处,那个自己在意的人用绝望又有点希冀的眼神看着她、问她:"你不是同性恋吧?"
孩子努力的摇着头,颤抖的双唇发出了一串不清楚的音符:"不是,我不是。"


这是家暴吗?
我不觉得是,一个不了解性少数的家长对于这些奇怪的事情感到震惊和失望,我原谅了。
那天晚上,想起了所有的不愉快,我又回忆起了那件事——
孩子站在客厅,哭泣着,浑身颤抖。
她看着孩子,突然起身,拿来了一根皮带。
孩子惊恐地看着她,以为自己终于不能幸免要受到家长的"鞭刑",咬着牙准备着承受、准备着逃跑。
她用坚定的语气吐出了一句话:
"你长大了,不能、也不忍心再打你。"
说着,拿起了皮带抽向了自己的大腿,一下、两下……
"但是你要记着,虽然批评你、但是疼在我心。"
孩子绝望地哭喊着,内心极度的自责:是我错了,你不该承受着一切,不要,不要……恐惧袭来,孩子开始真正的怀疑自己的一切:我错了,我不该、我就不该活着。
他冲来夺走了她挥舞的皮带,却止不住她对孩子的吼声。


刚开始看到家暴这个词语,我觉得离我很遥远,虽然小时候经常被打,都不严重。我生长在一个温馨的家里,爸妈对我严格又开放——我一直坚信着。
我觉得家暴就是打人,打人怎么可以?陌生人之间都不行,家人怎么可能?——那些施暴者一定很暴躁吧?
直到前几年,家暴事件陆续在微博上曝光,我才认识到,原来还有一种家暴叫做"精神虐待"、叫做"人格侮辱"。

(图片来源:360百科)
有一段时间孩子特别想玩游戏机,他们不给孩子买游戏机浦江人才网,因为"这种东西一旦上瘾就没救了龙翔九洲,就变坏孩子了",孩子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拿了钱去买。像素宠物养成、坦克大战、俄罗斯方块,多好玩!尚没有4399的日子里,这些小玩意儿是如此的吸引孩子!
有一次,被她发现了。
她当着他和孩子的面,一个一个,摔坏了游戏机们。
后来,她给孩子讲了一个故事:
《咬奶头》
一位年轻母亲,见儿子偷拿别人家的针头线脑,不但不批评制止,反而赞扬孩子"聪明能干"。结果孩子受到母亲的赞扬后越发胆大,从幼时偷拿别人家的针头线脑,发展为长大后在社会上偷金盗银,最终滑向犯罪的深渊,被判死刑。临刑前,孩子借口想吃母亲的一口奶枭雄谱,却将母亲的奶头咬掉,以此责怪母亲纵容他走上犯罪的不归路。
"孩子,我是为了你好吕文婉。"
"你现在都会偷我的钱了,以后走向不归路,都是我的错啊。"


还有西平天气预报,还有……
"学什么小提琴付达信,你的二胡学了几年就不学了,你的英语有坚持读、坚持听过吗?现在英语这么差,就是因为你不能坚持、没有耐心、没有毅力。"
"你在家都这样,你在学校一定也这样?还有同学喜欢你吗?"
这件事情有很多选择,给你自主选择权,自己选吧。A?不行,这样不会成功的。Z好。B?不行,这是错的。Z好缘嫁首长老公 。C?不行。Z好。选Z?明智的选择。我们家很民主是不是?
你这个样子,以后一定不可能成为那个样子惧魔症候群。
你这里不对,那里不对,怎么可能考得上高中/大学,我去帮你联系中专/专科?
你就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我最了解你,你应该怎么怎么样。
你怎么可以顶嘴?怎么可以对我这样?/你怎么可以沉默?我一个人说了几个小时了!
你住在我的房子里,你就没有隐私可言。
我们需要你,我们离不开你,没有你我们该怎么办?
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


会不会有人觉得,这个孩子很不孝。家长不都是这样对孩子的么?他们辛苦养育了你23年,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大好时光,孩子却不懂报答,忤逆他们,远离家乡,态度冷漠。
——"她生你养你,不管她有什么错,都要体谅她,都要孝顺她。西安华山中学毕竟极品电脑,是你至亲的人啊!毕竟,血浓于水啊!"他们说。
孩子不知道,当女孩用"家暴"一词来形容自己以后侦探伽利略,孩子还能怎么面对这些事情。
孩子不知道,在恐惧和孝顺之间,孩子该如何选择。
孩子更不知道,现在的孩子面对她的恳求、面对这种"孝顺"的压力,除了焦虑、除了颤抖、除了自责和痛苦、除了逃避,还能够怎么办李微然。


在这里,我删掉了原来的结尾。因为我把文章给灯灯看的时候,她反问我:"这也算家暴吗?""那我感觉这种暴力无处不在惹。"
是的。
因为我个人原因,牛牧童更多明显"精神控制"、"人格打压"的对话(或场景)被我选择性遗忘了,但是,当以上这些话十年如一日地被重复的时候,当我的那些"离经叛道"的理想、我的那些人生观价值观一次又一次被否定又否定的时候,当我对我的人生产生绝望、真正的绝望的时候……
我想说,这就是家暴。
也许很多很多家庭、很多很多孩子都在经历以上这些。不是我想批判传统家庭教育什么的比高兽,正在接受治疗的我也没有力气去改变什么、纠正什么、教育什么。
只是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痛苦,并且愿意发声、站出来。
"正视它mc豹儿,接近它,剖析它。我觉得你经历的这些能够讲出来就很OK了。"灯灯说。
——虽然,即便是写到了这里,我依然没有勇气面对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