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4年11月08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04

什么祖传秘方?给狗狗看病居然要3万!-江西生活百科

“别急,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忍忍……”
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CT6风驰电掣。
车终于在医院门口停下来,此车的到来,引得周围无数人的观望,此刻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腿从车里伸了出来,林志忆脚上是一双最新款的阿迪达斯跑步鞋,再加上毫无坠肉的小腿,看样子这是个喜欢运动的人。
当整个人出来后,围观的人群不禁屏住了呼吸,1.65左右的个子,白里透红的肌肤似乎可以掐出水来,一汪黑葡萄眼睛似乎充满焦急,惹人怜爱,那双雪白修长的玉腿均匀笔直,穿着一件紫色裹得紧紧的T恤衫,衬托出绝美妙曼的身材,那少女天然特有的挺 立让人不由浮 想 联 翩,远处看着的人恨不得眼睛能长出手来。
“来人,快来人啊,快来救救我儿子脚著谢公屐。”
急促的喘息,颤抖的声音,充分显示着眼前小美女的焦燥与不安。
然而,远远围观的众人们却一动不动,看着这个18岁左右的少女,眼神里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疑惑——“儿子”?
“怎么了?怎么了西双版纳铜甲尸?”听到呼救,医院冲出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男生。
这个男生叫吴庸,是本市五龙医科大学的准新生,一双清澈如鹰的眸子如电般上下打量着眼前少女,嘴角勾勒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儿子腿断了,快叫你们医院的专家出来。”少女焦急的冲他叫道。
“哦,腿断了啊。”吴庸点了点头,向前俯身,眼睛精芒闪烁笑面罗刹,就像一台红外扫描机一样看了下少女怀中的儿子,随即眼光柔和下来若无其事般的把眼神移到少女的山 峦。
我的乖乖,那抹山 峦散发出来的香气,淡淡的,就是最好的香水都不及这种自然散发的香味万分之一,这是少女的体香,他抽了抽动鼻子,一副迷醉。
“你干什么?”少女恼怒了喝道。
“看看你的儿子?”吴庸站直了,嘴角的笑容收敛了。
“我儿子用不着你看,走开,别拦着。”语气不容商榷,少女何许人也,自然看穿了吴庸那一点狡黠,她的眼神里流露出冷漠,甚至是鄙夷,同时,倨傲的表情尽显脸上。心里还暗暗的骂着:“小 色 鬼,不学好,一天到晚就知道盯着女人瞎看。”
“不用拉倒,看样子是我自作多情了”吴庸自然的转 身,进了38号病室。
少女怔了下,又仔细看了看门牌,没搞错,是专家室。
这时少女也跟着进了38号病室,她四下环视,掷地有声道:“医生,快来救救我的儿子。”
38号病室里,护士们齐齐的把目光看向了坐在排椅上的吴庸,又看向了焦急的少女。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找你们医院的专家?我儿子都这样了眼圈熊。”少女斥责道。
“他就是我们医院的专家!”一名年纪稍大的护士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一指四平八稳坐着的吴庸,淡淡的说道,看样子有些不满女孩的霸道。
“他?”少女皱紧了眉头,难以置信的的眼光盯着对面的小色鬼,“这么丁点大是你们医院的专家?真是笑死人了”她小心嘀咕着,因为在她的脑海里能成为某方面专家的应该都是上了一定年纪的人,手中的技能必须是经过多少临床积累,多少岁月沉淀乐讯网。
“对。”护士长严肃的说道。
看着护士都不像是开玩笑,生怕耽误治疗时机的她极不情愿的走进到吴庸的面前,气焰稍降,有些尴尬的说道:“不管花多少钱,你赶紧把我儿子的腿给治好。”
吴庸坐在那儿眼皮都没抬。
“你这只泰迪犬的腿是被踩断了吧?”吴庸又瞄了一眼那抹山 峦,眼睛虽然乱 瞟,不过,嘴上却十分老道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少女一惊,然后诧异的问道。
“没有金刚钻,谁敢揽瓷器活儿?”吴庸的嘴巴往上一咧,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坏笑。
“你有办法救我的儿子吗?”少女的态度再次缓和了很多。
“我是祖传老兽医。”吴庸肯定的说道。
“但愿你不是吹牛逼!”少女怔了怔,严肃的说道。
“写个病历吧水儿小俏奴。”这时,吴庸顺手在前台拿了一个崭新的病历,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少女看着护士们理所当然的表情,再加上祥瑞宠物医院在五龙市的鼎鼎大名,想来,院长不会以医院的名声和前途作为赌注,去收录一帮庸医,但是…这吴庸的年龄,实在是又让人忐忑不安。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联系电话……”吴庸老道的问道。
此少女名叫欧阳卿卿,这只棕色的泰迪犬是她从小养到大,感情非常深,那就是她的命,所以平时呢,一直以她的儿子自称,当泰迪犬被不小心被踩断腿后,她心都碎了一地。
“卿卿小姐。”吴庸清了清嗓子,再次上下打量着欧阳卿卿。
“我不是小姐。”对于这种毫无掩饰的侵略性的目光,欧阳卿卿十分厌恶,立即反击道。
“卿卿女士。”吴庸又换了种叫法。
“我很老吗?”欧阳卿卿皱紧了眉头,极不耐烦的道。
“好吧。”吴庸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道:“拿着病例,到外边交钱,先给你的儿子做一个CT,然后做一下血常规,再做一个尿检,小三阳,大三阳……”
“我儿子只是断了腿,还用做这些吗?”显然,在欧阳卿卿的心里不满,这个家伙定是挟私报复,甚至已经把吴庸跟职业道德败坏划了等号。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吴庸淡淡的说了一句。
“好极道校园,我去。”欧阳卿卿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抱着泰迪犬出去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其实,作为一名祖传的兽医,CT,血常规,尿检,这些指标虽说都非常的重要,但是作为他来说,这些项目验不验都一个样,这都是走过场的。
食君之饭,忠君之事,拿人钱财,就要与人消灾。毕竟,真实情况是,医院要生存,更加关键的是他要对得起让人垂 - 涎 - 欲 - 滴的老板娘啊!
想到院长,也就是这家宠物医院的老板娘,曼妙性感的身材,幽幽的体香,让人神魂巅倒的面孔,即使吴庸心性修炼极好,也不禁想入菲菲。
大约一个小时后,欧阳卿卿抱着泰迪犬,拿着一堆的化验单就来到了吴庸的诊室。
接过欧阳卿卿手里的单据,吴庸随即往旁边一放。
她楼上楼下跑得气喘嘘嘘,就为拿这几张单子,本来就窝火,看到吴庸的动作更是怒了,觉得自己是被他骗了。
“你看都不看一下吗?”她责问道。
“没有必要。”吴庸直截了当的说道。
欧阳卿卿:“你……”
作为一个骗子医生,这也太不职业了,就算演戏,也要装模作样的看一下,然而,吴庸根本就懒得看。
此时,吴庸清澈的眸子再次看向了那抹山 峦,并且,他居然伸手直插欧阳卿卿的那抹山 峦。
欧阳卿卿瞳孔收缩,向后退了一步,斥责道:“你干什么?”
“给你儿子把脉。”吴庸疑惑的盯着欧阳卿卿的眸子,一脸无辜的道:“不可以吗?”
“给动物把脉?你当是给人把脉吗?我会笑死去”欧阳卿卿毫不客气的怀疑着吴庸。
“你不知道兽医是可以给动物把脉的吗?”吴庸无奈的摊了摊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见不得人的目的……”欧阳卿卿嗤笑一声,不客气的说道。
“我什么目的?”吴庸径直的问道。
“你不就是想借机……”欧阳卿卿话说了一半儿,觉得还是有些欠妥,然后说道:“你真的要给我儿子把脉?”
“我有女朋友。”吴庸自然的说了一句。
“你……”欧阳卿卿愣了一下,然后愤怒的盯着吴庸,她自然清楚,吴庸言下之意,就是她没有他的女友漂亮,并不会占她的便宜。
“你到底看不看?”吴庸问道。
“要怎么做?”欧阳卿卿谨慎的问了一句。
“你抱着它,然后,我摸摸它的大腿内侧……”吴庸一本正经的说道:“它不会告我非礼吧?”
吴庸斜眼瞄着那36C,这座山 峦不是傲人无比,却也规模不小悍妾当家,再加上年龄的优势,耸 立的高度,绝对让人口舌生津。
而此刻,欧阳卿卿内心紧张,虽是极度的不愿意,但是为了儿子,她只有选择配合黑道少林,呼吸变得略微急促的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安与恼怒,她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想着只要吴庸稍有造次,她就一个鸳鸯脚,直捣黄 - 龙。
此时,吴庸见欧阳卿卿不再说话,再次伸手插进了欧阳卿卿的怀里。
温度差异。
他感受到了泰迪犬的温度,也隔着衣服感受到了欧阳卿卿的体温,甚至,近距离的相处,他再次闻到了幽幽的体香,不同于老板娘身上香水的味道德珠活佛,欧阳卿卿这种纯粹的体香,仿佛与毒药异曲同工,随时都能让一个正常的男人荷 尔 蒙 飙 升。
可是,此时的吴庸眼神清澈,双眸似闭非闭,整个人的气质一沉,像是睡着了一样。
大约过了一分钟,如同老僧入禅的吴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样了?”听着吴庸的唉叹,欧阳卿卿眼神中的警惕变成了紧张。
“你儿子的腿断了三截。”吴庸肯定的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欧阳卿卿瞪大了眼睛,CT上确实显示了,这只泰迪犬的右腿断了三截,而她观察的清楚,吴庸根本就没有看CT,也没有看化验报告,更没有摸骨检查,难道说,仅是凭借着脉术,就能断定?
神乎其技!
“踩一脚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再踩第二脚呢?”吴庸摇了摇头,责怪的盯着欧阳卿卿,道:“虽说已经是成犬了,但是,毕竟体格太小了,经不起你两脚的,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她更加的惊奇了,这都知道?
“我……”欧阳卿卿的眼神变得慌乱,一时间,竟然语塞了。
“不过妹岛和世,你幸好碰到了我。”吴庸四平八稳的坐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病情很严重,但是,只要用了我的药,很快,你的儿子就好了。”
“那赶紧用药啊?”欧阳卿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倨傲,急促的说道。
“不急。”此时,吴庸摇了摇头。
“我还有话要交代你,我这是祖传秘方,童叟无欺。”吴庸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
“不就是钱吗?”欧阳卿卿挺了挺胸。
“普通药方三千,中等药方八千,秘方三万。”吴庸职业的说了一句。
“三万?”欧阳卿卿一双美眸差点瞪出来,心直口快道:“你抢钱啊。”
“虽然我可以靠脸吃饭,但是,我现在凭的是自己手艺救死扶伤爱的迷迭香,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童叟无欺,从不骗人览易。”吴庸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得意说道。
欧阳卿卿冷笑一声,虽然她承认,吴庸乍一看不咋的,但是属于那种很耐看类型,可是这一点并不能改变她对吴庸职业道德坏的观念。
于是,她质问道:“这三种药,有什么区别?”
“第一种,三个月好;第二种,一个半月好;第三种,半个月好。”吴庸肯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欧阳卿卿说道。
“我是有职业道德的人。”吴庸肯定的说道。
见她木在那儿的样子。
吴庸便淡淡的道:“随便你,你觉得不妥就带着你的儿子去其他医院吧,我没有意见,还有其他人排着队等我看病呢。”
“你……”
未完待续…长按识别二维码
回复042,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