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4年09月17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24

什么样的女人最让男人把持不住?-云南事事通


作者简介:鹿小寞
新生代女性话题撰稿人,有颜值,更有态度。不炖千篇一律的毒鸡汤,只用故事让你看清世间冷暖!
短短三个月,勤奋的鹿小寞写出了40多万字的作品,引来一大波粉丝的追捧。
倔强与热情的性格造就了她优秀的文笔和卓越的想象力,每一篇故事背后都蕴藏着她对生活与人性深入的观察与思考。

C市一小区门口的超市前,停着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
一位身穿军绿色背心的年轻男人,正搬起车上的最后三箱啤酒,放到超市门口。
他拍了拍手,冲站在门口的高瘦男人说道:王哥,货都卸好了,您清点一下。
高瘦男子笑了笑:不用点了,都对,这是今天的货钱,辛苦你了阿龙。
说着,他从皮包里点出5000块钱,又在柜台上拿了一包芙蓉王烟递给阿龙。
年轻男人笑着接过钱和烟说道:王哥多谢,祝您生意兴隆,以后拿货您再打我电话。
说完他关好后车门,上车启动车子,开离了锦和超市。
年轻男人名叫梁龙,自小就在孤儿院生活长大,至今也未见过亲生父母,出了孤儿院后,没有盼头的他跟人混了帮派,当了一名打手。
如此混了几年,钱没挣着,身上的疤痕却越来越多,有好几次出活若不是他机敏逃脱,只怕现在已经非死即残。
他以为人生就这样了,过一天算一天,直到遇见一个叫楚小洁的女人,梁龙才觉得,生活似乎有了盼头,他想照顾她,和她一块过安稳生活。
楚小洁和他一样身世凄惨,父母很早就双双离世国广一叶,不过她幸运地被一个收破烂的好心老人收养,总算又有了一个家。
只是老人命不好,得了癌症,楚小洁为筹钱给老人治病,出台做了小姐,无奈老人还是走了。
梁龙就是在楚小洁坐台时与她相识,说实话,圆脸的楚小洁算不上美丽,不过梁龙却一眼被她清澈的眼睛给吸引天地民心。
那晚,梁龙点了她,他和她做爱王姓的来源,和她聊天,闲聊中梁龙知道了她过往的孤苦经历,心里很是怜惜。
从那以后,梁龙有空就去找楚小洁,逐渐地,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一部分生命突然跑到了楚小洁身上,没有她在身边就心慌意乱不得劲,像条离开了水的鱼。
一次欢爱过后,梁龙突然握住楚小洁的手说:以后你跟我吧,不要做小姐了,我挣钱养你。
楚小洁看着他,点了点头,眼眶湿润。
就这样,两人在外面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梁龙退出帮派不再做打手洪兴大飞哥,向朋友借钱,买了辆二手面包车送货。
楚小洁也不再坐台,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两人过起了平淡却安稳的日子。

面包车内,送完货的梁龙心情不错,这趟货挣钱不少,寻思过两天要去给小洁买条好看的裙子,给她一个惊喜。
这时,手机响了,梁龙拿出手机一看,是备注为蛇哥打来的,顿时皱起眉头,蛇哥是他以前的大哥,自从他退出帮派后就再也没联系过。
犹豫了一会,梁龙还是接通了电话。
阿龙啊,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啊。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卢驭龙
我挺好的,蛇哥,你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梁龙问道。
哦,是有件小事找你,明天下午有时间么变形计王境泽,过来帝豪酒店坐一坐,叙叙旧。
梁龙思虑一下,蛇哥特意找他显然不是小事,可想到以前蛇哥对他的照顾,梁龙还是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梁龙很不平静,他想到了楚小洁,顿时一踩油门,迫不及待地往家赶去。
回到租房,一身居家服的楚小洁正在餐桌前摆放碗筷。
你回来了,我还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快去洗手吃饭。楚小洁看到梁龙回来,脸上立刻露出笑容。
好咧。梁龙嘿嘿一笑,进厨房洗完手出来,看到餐桌上摆了四个小菜,还炖了老鸭汤。
他疑惑地问道:小洁,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做这么多菜。
楚小洁给梁龙盛了一碗汤严健军,又仔细看了他一会,才说道:阿龙,我怀孕了,你要做爸爸了。
梁龙一怔,随即激动地站起来:真的吗,小洁?
真的,两个月了。楚小洁点点头。
梁龙把楚小洁抱起来,高兴地在狭小的出租屋里转圈,弄得楚小洁又喜又惊,忙道:阿龙,快放我下来,小心孩子。
梁龙冷静下来,马上放下楚小洁,又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王奔宏,似乎想起什么,和楚小洁说了一句:小洁,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便急急忙忙跑出去。
没过多久,梁龙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不容楚小洁询问,他突然单膝跪在楚小洁面前,从裤兜中拿出一枚银戒指,深情说道:小洁,嫁给我好吗,我会一辈子爱你。
楚小洁早已眼眶湿润,激动地收下戒指,戴在了右手的无名指上,其实,她心里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梁龙的妻子,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
梁龙见楚小洁戴上戒指,激动地起身,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动情地吻着她。
这时,梁龙又想起蛇哥的电话,于是把事情告诉了楚小洁。
楚小洁有些担忧,劝他:阿龙你别去,蛇哥突然找你肯定没好事。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蛇哥收留我,这份恩情肯定要还的,放心吧,我只是过去看看,为了你和孩子我也知道轻重的双曲线磨皮。梁龙宽慰道。
说完,他亲了一口小洁的额头。楚小洁稍稍放心,两人坐下来吃饭。

第二天下午三点,梁龙准时到达帝豪酒店,敲响了1201房间的门。
房门打开,一个穿红色纱裙的性感女人站在门口。
她模样精致,打着赤脚,有一头柔顺的波浪卷发万金油战术,胸前纱裙上有两个明显的凸起,透着一抹来自骨子里的骚魅,那是一种令男人把持不住的诱惑。
梁龙微微皱眉道:你好,我找蛇哥。
你是梁龙吧,快进来,蛇哥在洗澡sd敢达私服。性感女人把梁龙引进门。
梁龙猜测女人应该是蛇哥的情妇,跟在她后面进了豪华套间,在沙发上坐下。
阿龙兄弟,我叫李璐,久闻你大名,果然英气非凡。性感女人毫无顾忌地在梁龙身边侧身坐下,烈焰一样的红唇微微开合,一股温热的香气打在梁龙脸颊上,不由得心中一痒。
梁龙想到妻子楚小洁,心又瞬间平静下来,他往旁边移了个身位,说璐姐说笑了,蛇哥还要多久尸王殿怎么走?
李璐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这时浴室的门开了,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左臂上纹着一条吐信的眼镜王蛇,阴冷的三角眼看得人不寒而栗。
阿龙,你来了啊,好久没见,更精神了。中年男人走到梁龙身边坐下。
蛇哥。梁龙恭敬地冲中年男人打了一声招呼。
蛇哥本名刘谋,早年是个偷蒙拐骗的小混混,由于在一次拆迁工程中迅速处理了钉子户,得到C市黑道霸主胡五爷的赏识,如今已是C市黑道响当当的人物。
蛇哥和梁龙闲聊开,梁龙不想再和蛇哥牵扯过深璇玑局,说道:蛇哥,你电话里说有事找我,是什么事?
蛇哥却笑着说:阿龙,你还是老样子李芳雯,一点沉不住气,这可不是做大事的样子。
梁龙说:蛇哥,我哪是做大事的料,你就别和我卖关子了。
蛇哥正色道:好,阿龙,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想要你帮我除掉一个人李雅薇,事成之后给你30万,不过需要你出去躲两年。
竟然是找他杀人,还出价30万。
梁龙大惊,没有丝毫犹豫克尔黑洞,果断回拒:蛇哥抱歉,这件事我做不来,我结婚了,你还是找其他人吧。
你结婚了?蛇哥很吃惊,事情的变化出乎他意料。
原本他找梁龙就是看中他是孤儿,无牵无挂,会爽快答应。
而且,如果事后闹大,他也能很快处理掉梁龙,毕竟让这样一个无亲无故的孤儿消失和弄死一只家禽没多少区别,不会有人追究西乡县天气预报。
是的,蛇哥,我以后都不会沾这些东西,希望您理解。梁龙略有歉意地说。
蛇哥脸色有微不可察的一阵变化,他随即说道:那蛇哥先恭喜你,不过结婚后用钱的地方更多,阿龙,你再考虑一下。
蛇哥,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考虑好了,要没其它事,我想先走。梁龙站起身来要走。
蛇哥眯起眼,随即上前压住梁龙的肩膀说道:阿龙,先别着急走,好不容易来蛇哥这,也不陪蛇哥喝杯酒啊,李璐,去倒酒。
说着给李璐一个冷厉的眼色,李璐起身,倒了三杯红酒过来,一人分了一杯。
梁龙不好意思拒绝,拿起玻璃酒杯和两人碰了一下龙地洞,仰头一饮而尽,可放下酒杯没多久,他就觉得头有些重,随后天旋地转没了意识。

梁龙醒来时,已被紧紧捆绑在椅子上,而蛇哥和李璐两人正在旁边的沙发上激情欢爱。
蛇哥,你这是要做什么。梁龙有些愤怒地问道,他把蛇哥当兄弟,可对方竟然迷晕绑了他。
蛇哥看他一眼,却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在那个骚魅的女人身上驰骋。
完事后,他穿上短裤,走到梁龙跟前冷淡地说道:阿龙,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件事还是你去做最好。
他觉得,梁龙孤儿的身份实在是做这件事的不二人选。
梁龙挣扎道:蛇哥,这件事我真做不了,求你看在以前的兄弟情面上放过我。
如今的他不像以前,绝不会置老婆孩子于不顾答应此事。
蛇哥突然冷下脸:阿龙,你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啊。
说着,冲骚魅女人使个眼色,后者会意进入房间,没多久,便手拿一支装着半管淡红色试剂的注射器走出来。
梁龙看到注射器,脸色大变剧烈挣扎:蛇哥,那是什么,你别乱来。
这是装了艾滋病人血液的生理盐水,阿龙,打了这个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乖乖替我做成这件事阴庙,我不会亏待你的。
蛇哥却不管梁龙的叫喊,拿过注射器便对准梁龙的手臂扎了进去。
不……梁龙发出凄厉大吼,却无济于事了,他的心陷入一片绝望,梁龙知道自己刚刚找到盼头的人生又彻底被毁了。
过了许久,梁龙才接受自己被注射艾滋病病毒的事实。
他知道,自己已坠入地狱,可一想到小洁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现在能给她们的,只有拿自己这条命去换一笔大钱。
你要除掉谁?梁龙冷冷开口。
蛇哥露出满意的笑容,告诉了梁龙要除掉的对象,可当梁龙听到那个名字冯殊,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故事来自盛世美颜鹿小寞-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