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6年09月20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11

什么样的男女最适合做夫妻?-女人看小说


梦辰咖啡厅。
胡曼在门口徘徊了好久,她擦了擦手心的汗,对着玻璃墙面整理了一下仪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约定的包间里已经坐着一名男子,双眼深邃,纤长的睫毛,阳光下,层层阴影,如蝴蝶振翅。一身西装笔挺,修长的双腿交叠。他靠坐在沙发上,仪态优雅矜贵。
听到开门声,男子沉声说了句:“来了。”
胡曼点点头,“嗯”了一声。
听到胡曼的声音,男子睁眼,愣了一下,像是有些惊讶。
胡曼此刻也是惊讶的,这个人她见过,在前男友程景宇的订婚仪式上,碰到的那个gay。当时他正和一个俊美青年搂在一起,姿势亲密。
男子看着胡曼,旋即笑了起来,眼中光华流转,说不出的惑人。
胡曼赶紧低头,暗自掐自己一把。好姐妹宁可心说得没错,越好看的男人,是gay的可能性越大。
养母胡湘琴告诉她相亲对象时候,宁可心当时就蹦了起来。
“李少爷,广播电台知名主播,当下a城最火的节目《少爷谈情》的主持人?他不是出了名的同性恋么!”
胡湘琴一巴掌拍在宁可心身上,怒道:“人家是正经家庭出身的清白孩子,我跟他妈妈的邻居的表舅的丈母娘,可是多年的老姐妹,人家不会坑我的。”
“我还是八卦网站资深记者呢,我的消息也不会错!”宁可心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你们记者都是胡说八道,哪有那么多同性恋,好好的孩子都被您们冤枉了,以后谁还敢跟人家结婚?你们记者就是不干好事儿!”
“他要不是gay我宁字倒着写,我这是怕曼曼上当!”
……
争吵的结果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胡曼依旧要来这里非洲象人族,和知名主播李少爷相亲滴草由实。
于是她就站在这间包间里,看到这个男人的瞬间,就知道这次宁可心没错。
李少爷真的是个gay。
这下好办多了。
“李先生您好!”
“胡小姐好。”
“李先生,既然您走上相亲这条路,我也知道您的苦衷。如果您愿意接受一份婚姻,一劳永逸地摆脱被逼婚的生活,那么您可以看一下这份协议。”
胡曼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推了过去。
黎成泽挑挑眉毛,拿起桌上的文件,翻了翻。
“胡小姐的意思是?”
“形婚。”胡曼咽了咽唾沫,努力让自己镇定。
这个李少爷,可不像宁可心形容的那样,温柔的声音捕获全城的少男少女。而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气势,让人倍感压力。
胡曼抬头,努力直视黎成泽的双眼。
“而我,也需要一份婚姻。那么我们各取所需,不是么?”
男人眸光沉沉,面色渐冷,他放下手中的协议书,身体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交叉的十指随意搁在膝盖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姿势慵懒中透着矜贵,胡曼忍不住看呆了。
“胡曼。”
“嗯?”
胡曼慌忙回神,暗骂自己定力不足。
“你想结婚?”
“既然大家都走到相亲这一步,不都是想要结婚么?”
黎成泽轻笑一声,“这种协议,我还是第一次见。”
胡曼脸色微红,有些局促。
“我也是第一次做协议,可能不太规范。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李先生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会尽量满足。”
“你很迫切。”男人似笑非笑,像是要看穿她。
胡曼蹙眉道:“我的确很需要一份婚姻。但是如果李先生不接受这种形式,咱们回去后跟各自介绍人说没看上就是了。”
黎成泽笑了,脸上有几分兴趣。
胡曼看他似乎有些松动,接着推销自己。
“我知道李先生的苦衷,这个社会对同性之间的爱,还是存在很大的偏见。很多gay迫于家庭的压力,不得不走上与女人结婚的道路。但是欺骗一个不知情的女人,终归是不道德的。如果和一个知情的女人合作,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黎成泽原本笑着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gay?”
胡曼连忙摆手,说:“李先生不要担心,我在协议里写得很清楚,关于您的信息一概不会透露出去,而且我们二人也不会公开。这点您大可放心懵懂的猪。”
黎成泽笑得讳莫如深。
“你计划得很周全。”
胡曼看他,心中不解。这是什么意思,是肯定?是顾虑?还是讽刺?
“但是如果结婚之后,胡小姐想要离婚,而导致我的父母长辈给我更大的压力,怎么解决?”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据我所知,胡小姐并不是拉拉。不管我的取向如何,我都不希望我的妻子,在婚姻内出轨。”
“我不会出轨!”胡曼咬着嘴唇,对出轨两个字,及其反感。
“好,那就请胡小姐标注在上面。另外,离婚只能由我这一方提出,胡小姐有异议么?”
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胡曼还是点了点头。这个协议是她做的,既然做了决定,就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鬼律师。
毕竟对方也是a城有名的人物,对这种事敏感,也是正常。
而她。
前男友与闺蜜上床,她原谅。结果第二天他就和a城名媛订婚。这让她绝了对男人的幻想。
这世间哪还有什么真情?估计她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她添上男人要求的两点,重新递给黎成泽。
黎成泽重新看了一遍,改了几处用词袁世凯墓。从西装内的口袋里掏出钢笔,修长的手指捏着钢笔,姿势好看得很。
协议签好,各留一份。
胡曼翻看了一下,在最后一页看到男人苍劲有力的签名。
黎成泽。
她皱了皱眉,黎成泽挑挑眉毛,问道:“怎么了?”
胡曼摇头,小声说道:“黎成泽?我以为您是那个李……”
“哦,你以为我应该叫什么?”男人挑眉,一脸玩味地看着她黄燕铭。
“李少爷嘛。艺名,我懂的。”
她就说嘛,怎么有人会取名叫“少爷”的?看来是上节目是专门用的名字。
不过怎么连姓也改了。
胡曼潜意识里觉得黎成泽的名字有几分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胡小姐带户口本了么?”黎成泽问。
胡曼愣住。
虽然她想要形婚,但是没有想到要这么快领证,刚见面就结婚是不是快了点?
黎成泽见她呆愣地神情,面色有几分不快。他将钢笔收起来,把协议往桌上轻轻一摔,胡曼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看来胡小姐并非是真心诚意想和我结婚,那这份协议,不要也罢。”
胡曼急了马祖岩,她将自己那份协议抱在怀里。
“我是很有诚意的,真的。”
“那就请胡小姐表现出你的诚意,黎某拭目以待。”
胡曼面露难色,“一定要今天?”
“我只有今天有空。”
“好吧,不过我要先回一趟家,户口本在家里。”
“可以刘苏曼,我送胡小姐回去。”
胡曼连忙摆手,回家这事儿不就露馅儿了么!结婚可以,但是她还打算瞒着胡湘琴一段时间。
“我自己打车就行古加尼。两个小时后,咱们民政局门口见。”
黎成泽抬起胳膊,瞥了一眼腕表,抬了抬眼皮,目光凉凉。
“一个小时,我下午还有事情。”
胡曼点头,“好的,我这就回去拿。”
胡曼走后,黎成泽拨通一个电话:“向助理,去黎公馆把户口本拿出来,一个小时,送到民政局。”
包间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正好听到这句话。
“户口本?民政局?你要结婚华再东!”
黎成泽慢悠悠地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仪态优雅好看。姜次郎
那人急忙走到他身边,坐下,伸出胳膊勾着他的脖子。
黎成泽皱着眉,拍掉他的胳膊。
“慕翌晨,以后离我远点,保持三米的距离。”
慕翌晨撇撇嘴,表情委屈:“为啥?”
“因为我不是gay!”
“小泽泽,你又被人当成gay了?是谁?刚我进来,看到一个小丫头跑出去。是不是她?”
“滚!”
“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曾经说好了陪人家看一辈子星星的,说话不算话。”
“慕翌晨,南非有个项目,我想让你去,时间不长,也就五年八年的。”
“什么?小泽泽,你不能这么害我!”
“你不是说要看星星么?南半球现在是冬天,夜晚时间比白天长,最适合看星星。”
黎成泽拍拍慕翌晨的肩膀,一脸正气。
在蒋清雅和程景宇的订婚仪式上,黎成泽就认出了胡曼。
多年前那一晚,她在他身下辗转承欢,极尽缠绵了一夜。可是第二天,没见过跑的比他还快的女人。
只是一夜情而已,可没想到却让他这么多年,难以忘记,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刻骨铭心。
大概真的是太缺女人,有了一次,便再也忘不掉了。
黎成泽没有想去找过胡曼,只觉得去找一个一夜情对象,太过可笑。
今天他和慕翌晨约好在这里见面,没想到却等来了胡曼。
更没想到胡曼会向他先提出结婚!
野兽在觅食过程中,追逐,活捉,最终将猎物拆吃入腹,这是他狩猎的习惯。
然而突然面前摆好了一盘鲜肉,纹理完美,刀线整齐武当龟息功,他却有点不敢吃了,总觉看着容易吃下去的肉,实则并不好啃。
但黎成泽聪明,他很快明白过来,对方是认错了人。
将一头野兽,认成一只家猫。
他牵起一侧嘴角,笑得有几分邪狞。既然是自动送上门的,他岂有不要之理?领了结婚证,迅速圈养才是接下来最应该做的。
慕翌晨看着他笑得邪气,身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你又在算计什么?”
黎成泽起身,那起桌上的协议书,收进文件夹中。
“之前的计划作废,你回去歇着去吧,用到你了再叫你。”
慕翌晨不满:“我是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么!”
黎成泽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一架航班的编号。
“林疏影去法国参加电影展。”
慕翌晨抽走那张纸,一脸义正言辞。
“我的确是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黎成泽没再搭理他,直接抬脚走出包间。
慕翌晨在他背后大叫:“那你现在去哪儿?”
黎成泽扬扬手中的文件夹,头也不回。
“去结婚。”
文章精彩后续,点阅读原文